楼主: 罗鹏
113 3

几个定理综述之十:奥尔森第二定理 [分享]

  • 0关注
  • 75粉丝

大师

0%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1
论坛币
31624 个
通用积分
92.2585
学术水平
950 点
热心指数
966 点
信用等级
860 点
经验
205426 点
帖子
11815
精华
1
在线时间
4896 小时
注册时间
2008-6-14
最后登录
2019-12-30

楼主
罗鹏 发表于 3 小时前 |只看作者 |倒序
奥尔森第一定理告诉我们,在一个大社会中,到处流寇的丛林状态不会维持很久,在共容利益的驱使之下,流寇中最终会有一支成功击败所有其他流寇,从而“定鼎中原”,从而从流寇转变为坐寇,不论其分封还是中央集权,都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社会和平秩序,从而为社会生产生活奠定了基础。
但是,这种坐寇一般不会万岁,而且其促进的经济繁荣期更短。奥尔森说道:“由于一个专制君主无论其多么可靠或者眼光长远,但是都可能难免受到那些使其采取短视行为的事件的困扰,专制体制下的臣民总是面临他们的资本被没收,债权被剥夺,或者货币贬值的风险。这些风险降低了储蓄与投资的总量,即使存在一个稳定可靠且具有长远目光的君主,情况也是这样。理性的君主由于有兴趣去增加其臣民进行投资和贸易的行为,从而有动机让他的臣民相信他不会以任何方式聚敛财富。但是君主的承诺是不可靠的,因为其承诺得不到任何来自司法或者其他独立权力部门的制约,也就是说君主可以跨越所有的权力部门。由于这些因素,以及专制者总是存在采取短视措施的明显可能性,其对臣民的承诺是永远不可靠的”“实际上,在任何专制君主统治的社会里,怀有与流动匪帮首领一样动机的专制君主迟早注定是要出现的。而且,就如我们所预测的,历史上君主与专制者犯下的没收财产、拒绝支付债务、强迫货币贬值以谋私利的例子实在是不胜枚举。”“而且更糟糕的是,一旦一个专制统治者完全采取杀鸡取卵式的短视眼光,他就会从私利出发,没收其臣民的财产,撕毁任何他与其臣民签订的契约,并利用铸币权滥发货币以谋利,尽管这样会贬低币值。”“因此,即使我们不论民主的伦理诉求以及对匪帮的道德憎恶因素,我们仍然应该去追问专制统治政体如何被其他政府统治形式所取代这样的问题。专制者经常会被推翻,或者因为其军官组织政变,或者他们被其卫官刺杀,或者由于经济管理不善从而使他们无力为继,或者因为自然死亡而被埋葬。因此只要一个专制统治期结束,其他的都会结束,最后就会出现继承危机问题。但是每个专制者总是经常被一个其他固定的或者流动的匪帮所代替,只有在特殊情况下,一个专制政体的结束才会被一个民主政体所取代。
什么情况下专制政体会被民主政体取代,或者说民主政体是如何自发产生的?
奥尔森谈到:“我们可以推测,专制可以被防止,而有些历史偶然事件会导致一小群领导人、团体或者家族之间形成权力平衡,也就是说,权力的平等分配使任何一个领导人或者集团都会很谨慎地避免获得大于他人的权力,这种情况使民主成为可能。”
但是,这还不够。奥尔森接着说:“当权力的平衡使任何一个领导人都不足以完全控制其领地,领导人也完全可以使自己成为小地方的专制者。在一块面积大的区域,权力和资源的分配可以导致小块地方的专制与民主的缺失问题。然而,如果不同的争论团体一致行动以控制更大的地方,那么小地方的专制者也是行不通的。因此,民主自发产生的第二个必要条件就是,不同力量之间存在的权力的大致平衡不会出现破裂,这样就使小块地方的专制统治是不可行的。”
不仅需要以上两个条件,还有第三个,奥尔森说:“第三个必要条件是,不管是由于地理障碍、城墙或者其他幸运的环境因素,在实施民主安排的地方一般可以免遭周边政权的征服。”
以上三个条件,构成了奥尔森第二定理:民主的自发产生并得以长期生存,需要具备几个必要条件,第一,新兴的权力是分散且相互制衡的;第二,这种制衡是稳定而强有力的,从而避免了割据;第三,幸运地躲过了幼年期的外来祸害。


英国十二十三世纪“大宪章运动”,孕育了权力制衡,经过约四百年的保胎,克服内部(王室剥夺)和外部征服(西班牙无敌舰队),于17世纪阵痛出生,到该世纪末“权利法案”的一声啼哭,虚君立宪建立起来,为18世纪中后期工业革命铺平了道路,并到19世纪三十年代,开始了它的幼年期(普选),并于19世纪中期,彻底废除封建时期建立的各种特权制度,成为当时最为强盛的国家。奥尔森在回顾这一历史时,给他的第二定理做了一个非常标准的注解。


奥尔森第二定理具有何等启示呢?
当内部动力不足,则向宪政转型,便不得不寄托于“外来的刺刀”。战后日本和西德的转型,就是得益于它。
阿西莫格鲁在谈到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时,认为日本已转向完全的广纳式制度。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明治维新后的日本,集中化有余(中央集权而国家不分裂),但多元化不足(权力来源远非多元化)。这也是其军国主义的根源。战后日本,才彻底脱胎换骨。
刺刀握在一个人手里,而其他人手无寸铁,所谓宪政不过是个梦境;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把刺刀,那么动用它就会有顾忌,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用它。诺思在他的新作《暴力的社会秩序》中,对此作出了精彩的评论。
刺刀,只是个比喻,无非是说权力,更确切的说,伤害权(吴思先生的说法)或伤害力。

用一种错误去纠正另一种错误,并不能使错误得以消除;用一种邪恶来对抗另一种邪恶,最终会使邪恶得以壮大。——罗鹏
stata SPSS
沙发
罗鹏 发表于 3 小时前 |只看作者
狮子的笼子是与其制衡的其他狮子,它们互为牢笼,而不是真的铁笼。狮子之间达成的平衡产物,就是宪法和宪政强制力,后者高于一切狮子。
尽管特朗普认为对他的弹劾是胡闹,但这个程序本身是必要的“胡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藤椅
罗鹏 发表于 2 小时前 |只看作者
汉武帝他爷爷汉文帝那会儿,就是处在同姓王包围的“拟宪政态”,加之文帝是道家弟子,于是主张“无为而治”,皇帝王公贵族都要守法而行,不扰民、不劝富,民众自然富起来,税收也刚刚地增加,司马迁记述道,公粮都溢出粮仓霉变而不可食用,钱库里串钱的麻绳都朽坏了,满地钱币堆成小山。而武帝他爸挑逗同姓王造反,镇压之后又实行“推恩令”,削弱了同姓王的制约力,“宪政拟态”便奥特了,到了武帝,便只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牛气得不得了,于是开始折腾,主动挑起战争,最后弄得府库空虚,不得不告缗、与民争利于市。轮台诏挽回了一点民心,霍光上台后,挟持小皇帝,继续收拾民心,杀了桑弘羊。但是小皇帝感念霍光,但对功高震主的霍氏家族还是动了刀,尽管又维持了几代,最终被新莽篡了。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就是这结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tianwk 发表于 1 小时前 |只看作者
thanks for shar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19-12-30 17:19
欧洲杯比赛下注|英超、意甲、西甲、欧洲冠军杯与世界杯直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