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有风6565
52 0

市场经济社会主义论(一) [分享]

  • 0关注
  • 8粉丝

教授

21%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0
论坛币
4864 个
通用积分
69.6268
学术水平
342 点
热心指数
348 点
信用等级
206 点
经验
20283 点
帖子
1479
精华
0
在线时间
529 小时
注册时间
2016-6-8
最后登录
2019-12-30

楼主
有风6565 发表于 2 小时前 |只看作者 |倒序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全面走向了失败。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和东欧等国,是通过所谓的“苏东剧变”,直接放弃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加入了资本主义行列。中国、越南、老挝、古巴、朝鲜等其它的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国家,是通过改革开放已经和正在不可逆转的全面放弃计划经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社会主义的全面失败,曾经让资本主义世界欣喜若狂,仿佛在证明资本主义的永恒。然而,计划经济社会主义的失败并没有给资本主义带来预想的繁荣,经济危机依然不断困扰着资本主义,而且每次危机都比上一次来的更猛烈更具破坏性,西方各国至今没有走出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机的阴影,资本主义世界不断向世人展示着资本主义制度的腐朽没落;倒向资本主义的苏东各国走的更是艰难,资本主义并没有拯救他们,不少国家至今也还没恢复到原来的状况。比起上个世纪,在新世纪,资本主义离马克思揭示的其必然灭亡的命运不是更远而是更近了。正是在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一片黑暗中,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展现出了一丝曙光。

第一章 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两种设想第一节 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理论

       马克思是在《共产党宣言》中第一次系统全面阐述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理论的。他运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分析了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主从产生、发展到灭亡的必然性。

首先,马克思分析了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产生的必然性。他指出:“从中世纪的农奴中产生了初期城市的城关市民;从这个市民等级中发展出最初的资产阶级分子。”随着市场的扩大和需求的增加,“工场手工业”代替了“封建的或行会的工业经营方式”,“蒸汽和机器引起了工业生产的革命。现代大工业代替了工场手工业;工业中的百万富翁,整批整批产业军的统领,现代资产者,代替了工业的中间等级。”“由此可见,现代资产阶级本身是一个长期发展过程的产物,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一系列变革的产物。”(《马恩选集》第一版第一卷252页)在资产阶级产生和其统治地位的确立过程中,生产力的发展,现代大工业的产生,和市场的扩大起了决定性作用。现代大工业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基础。

其次,马克思分析了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性和指出了“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资产阶级除非使生产工具,从而使生产关系,从而使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革命化,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资产阶级日甚一日地消灭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状态。它使人口密集起来,使生产资料集中起来,使财产聚集在少数人的手里。由此必然产生的后果就是政治的集中。”“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同上253-256页)资本主义的发展有着自身的强大压力,它必须发展,而且必须迅速发展,“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

再次,马克思分析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决定了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他指出:“几十年来的工业和商业的历史,只不过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关系的历史。要证明这一点,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循环中愈来愈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就够了。”(同上256页)“社会所拥有的生产力已经不能再促进资产阶级文明和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的发展;相反,生产力已经强大到这种关系所不能适应的地步,它已经受到这种关系的阻碍;而它一着手克服这种障碍,就使整个资产阶级社会陷入混乱,就使资产阶级所有制的存在受到威胁。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造成的财富了。”(同上257页)在马克思看来,周期性经济危机的爆发,已经表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造成对生产力和产品巨大的破坏和浪费,它不能再适应生产力的继续发展了,它已经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梏,生产力已经提出用新的生产关系取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要求。但是,马克思并没有因此就认为资本主义再也没有发展的余地了,他接着指出:“资产阶级用什么办法来克服这种危机呢?一方面不得不消灭大量生产力,另一方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办法呢?这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愈来愈少的办法。”(同上257页)这里马克思认为“夺取新的市场”和“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是资本主义得以继续发展的条件。从理论上讲,“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似乎是没有止境的,创新总能在“旧的市场”上发掘出新的需求;但是,“夺取新的市场”却是有极限的,一旦世界统一市场完全形成,就再也没有新的市场可以夺取了。如果再也没有新的市场可以夺取,资本主义还能发展吗?再则,究竟怎样的“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才能彻底摧毁资本主义呢?这里马克思没有论述,因为在他看来,这已经表明资本主义的发展创造出了资本主义灭亡的物质条件,已经表明资本主义成为生产力和人类社会继续发展的障碍,他还要揭示出资产阶级的“掘墓人”,将要直接埋葬资本主义制度的“人”,因此他接着转而论述,

最后,马克思分析了无产阶级的作用。他指出:“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的工人,即无产者。”“资产阶级即资本愈发展,无产阶级即现代工人阶级也在同一程度上跟着发展;”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也日渐激烈,“最后,在阶级斗争接近决战的时期,统治阶级内部的、整个旧社会内部的瓦解过程,就达到非常强烈、非常尖锐的程度,”“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同样是不可避免的。”(同上257261页)

上述就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阐述的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理论的全部内容。马克思一生都在坚持《宣言》的基本原理。在1872年他和恩格斯为《宣言》写的德文版序言中说:“不管最近二十五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发挥的一般基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同上228页)在马克思后来的著作中,他只是对《宣言》中表述的基本原理进行了更祥细的论证和补充。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论述“资本积累的历史趋势”时,对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进一步论述:“随着这种集中或少数资本家对多数资本家的剥夺,规模不断扩大的劳动过程的协作形式日益发展,科学日益被自觉地应用于技术方面,土地日益被有计划地利用,劳动资料日益转化为只能共同使用的劳动资料,一切生产资料因作为结合的社会劳动的生产资料使用而日益节省,各国人民日益被卷入世界市场网,从而资本主义制度日益具有国际的性质。随着那些掠夺和垄断这一转化过程的全部利益的资本巨头不断减少,贫困、压迫、奴役、退化和剥削的程度不断加深,而日益壮大的、由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本身的机构所训练、联合和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的反抗也不断增长。资本的垄断成了与这种垄断一起并在这种垄断之下繁盛起来的生产方式的桎梏。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敲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资本论》人民出版社第一版第一卷831-832页)这里的论述是与《宣言》的基本原理 完全一致的,对“资本集中”和“垄断”的分析,是对《宣言》中“资产阶级愈是发展,愈是增加自己的资本”的更祥细的补充;对资本主义占有与劳动社会化这一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分析,是对周期性经济危机已经表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成为生产力发展桎梏的更祥细的注释。这里,更值得我们重视的是,马克思对《共产党宣言》中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理论的补充,即:不管资本主义怎样克服危机一次又一次的继续发展,世界市场的形成和世界市场上垄断的高度发展,无产阶级的成长,“垄断之下繁盛起来的生产方式”——垄断内部对生产无政府状态的消除和生产计划性的发展,资本主义内部“繁盛起来”的新的生产方式——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也必将导致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中的论述,就是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理论的基本内容。这也是马克思以后,所有马克思主义教科书一直坚持的对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理论的基本表述。

第二节 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理论包含两种完全不同的对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设想  

     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理论是完整系统的科学理论。但是,包括马克思在内的所有马克思主义者从未发现,这一理论事实上包含着两种完全不同的对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设想。

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第一种设想。当资本主义爆发周期性经济危机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就已经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梏,用新的生产关系取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把生产力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解放出来,建立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就被提上历史日程。这时,随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矛盾的日益激化,一旦无产阶级在斗争中获胜夺取了国家政权,就必然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这显然是从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理论得出的结论。在这里,不管无产阶级革命是首先在“一国胜利”,还是在“多国同时胜利”,不管是首先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胜利,还是在落后国家胜利,都是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理论的应有之意。这也是对伯恩斯坦以来各种修正主义、机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最有力的斥责,我们绝不能等到资本主义高度发展以后再搞社会主义。这第一种设想的科学性,已经为“十月革命”以来,世界上多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所证实,是任何人都无法否定的。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第一种设想的科学意义和现实意义就在于,即使在资本主义不发达的国家,也能通过无产阶级革命消灭资本主义,走上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的道路。

那么,如果无产阶级没有很快夺取政权又将会怎样呢?就象《共产党宣言》发表以后一百六十多年,欧美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依然在继续发展,并没有发生无产阶级革命的那样。这种情况也没有超出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理论的设想。这就是

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第二种设想。周期性经济危机的爆发只是表明资本主义已经成为生产力继续发展的桎梏,表明资本主义已经步入了腐朽没落之路,但并不等于资本主义已经不能继续发展了。资本主义依然能够通过一方面“不得不消灭大量的生产力”,另一方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来继续自身的发展。然而,“这只是资产阶级在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和“使防止危机的手段愈来愈少”的道路上的发展,一旦资本主义的继续发展到了再也没有新的市场可以夺取而旧的市场已经被彻底利用时,当资本主义已经在世界市场上由竞争形成垄断,并且国际市场上的资本垄断巨头不断减少时,当新的生产方式已经在资本主义内部的“繁盛起来”时,资本主义的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再也没有发展的余地了,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就不可避免了。这显然也完全符合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理论。马克思以后资本主义一百多年发展的历史,一直在证实着马克思这一设想的科学性。这一百多年来,资本主义不断经历着愈来愈全面猛烈的危机,危机愈来愈强烈地破坏和消灭大量生产力;资本主义在不断的夺取新的市场,扩大市场范围,削弱国家界限,向着世界统一市场迈进,向着全球一体化迈进;资本主义在愈来愈大的市场上实现更大规模的资本集中,形成更大的垄断和垄断巨头“垄断之下繁盛起来的生产方式”不断以更大的规模发展起来。资本主义的发展无一不在证实着它距马克思设想的必然灭亡更近了。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第二种设想,与无产阶级什么时候夺取政权无关,无产阶级是在马克思那个时代夺取政权,还是在今天以后的某个时期夺取政权,丝毫不影响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命运。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第二种设想的科学意义和现实意义就在于,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同样必然导致资本主义的灭亡,资本主义直到今天的发展一直在证明着,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愈来愈全面猛烈,对生产力的破坏作用愈来愈大,资产阶级用来防止危机的手段愈来愈少了,资本主义愈来愈接近它的全面灭亡。这一点同样是任何人都否定不了的。

为什么说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设想呢?首先,这是建立在两种生产力发展程度完全不同基础上的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设想。马克思的第一种设想是以他那个时代生产力发展程度为基础作出的设想,换句话说,即使是在那个生产力发展程度并不高的时代,也已经具备了消灭资本主义的条件,如果无产阶级能够夺取政权,就必然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马克思的第二种设想则是以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为前提作出的设想。今天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生产力比起马克思时代的生产力,已经有了巨大的发展,两者的差别简直可用天差地别来形容,然而,即使这样,在马克思第二种设想看来,如果无产阶级不能夺取政权,资本主义依然有着继续发展的很大空间。两种设想实现时需要的生产力发展程度太不相同了,它们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

其次是说,这不仅仅是生产力发展程度的不同,而且是由这种不同造成的马克思两种设想实现时,所处时代是完全不同的。当马克思第一种设想实现时,无产阶级能够终止资本主义的发展,但是,无产阶级不能终止市场经济的发展,人类社会并不因为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就能跨过市场经济发展阶段,也不会因为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生产力就立即有了飞越性发展,就立即创造出能够在消灭资本主义的同时消灭市场经济的条件。市场经济是人类社会生产力必经的一个发展阶段,在生产力创造出消灭市场经济的条件之前它是不会灭亡的。因此,在无产阶级消灭资本主义以后,还必须继续市场经济的发展,还依然是处在市场经济时代。而在马克思第二种设想实现时,生产力的发展已经达到了无产阶级能够在消灭资本主义的同时,立即着手消灭市场经济的程度,人类社会已经具备了进入一个全新时代——产品经济或说计划经济时代的条件。当今世界明确展示出来的,已为众多有识之士所揭示的,世界统一市场形成的大趋势,世界市场上资本高度集中和垄断高度发展的大趋势,不正是表明消灭市场经济的条件正在形成了吗?不正是表明市场经济将再也没有发展的余地了吗?关于这一点,我们在后面论述市场经济时进一步论述。

最后,更重要的是说,由于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两种设想实现时,生产力发展程度存在巨大差距和由此决定的所处时代的不同,在消灭资本主义后,将要建立的“未来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将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主义。在马克思第一种设想实现后,将要建立的是在消灭资本主义的同时,还必须继续发展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而在马克思第二种设想实现后,将要建立的是在消灭资本主义的同时消灭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还必须发展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与将要消灭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显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主义。在这里只需要指出,在马克思第一种设想实现后,却一直试图建立只有在马克思第二种设想实现后才能够建立的计划经济社会主义,这种努力已经全面走向失败就足够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19-12-30 17:19
欧洲杯比赛下注|英超、意甲、西甲、欧洲冠军杯与世界杯直播平台